南开大学大学语文课程互动教学中心

最冷静的旁观者——余华

1513203 2017-04-30 22:22

      文坛上的明星璀璨,百花争艳,而我从始至终都只钟情于一个略显阴翳的、笔触残忍而理智的男人——余华。我阅读过他的每一本书,长篇、短篇、散文、小说,每一本都给我以喑哑的震撼的力量,使得世界翻转一次,然后重建,我的价值观可能就是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痛苦过程中形成。每一个的价值观也都是这样的,或许?

      试问古往今来,可以直面死亡与黑暗的作家,并且真实的记录,行使一个作家的义务能有几人?逃避丑恶是人的本能,本能的趋利避害。但是在余华的作品里,看不到这种逃避。他不浪漫,没有华丽的辞藻与繁复的修辞,他 太残忍,详细而冷静的描述每一个生命的死亡与衰老,身体上抑或是内在的枯萎。可能与他出生在一个兽医家庭带来的影响有关,见惯兽类的生老病死,那么人有何不同?人丑恶起来,宛如牲口,甚至禽兽不如。

      就我自身而言,我阅读余华的作品是没有什么先后顺序的,就是出于兴趣与好奇。于是在我对于一切还懵懂的时候,阅读了《活着》,想来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那是,我还在东北不上线的小城,从未发觉东北话的不同,没有出过远门,生活在安逸的象牙塔,每天最烦心的事情就是小团体里的你和我好不和我好的小学生游戏,那是我第一次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活着,是为了活着吗,而非为其他以外的事情活着?如果历经了人生得意与得到后的慢慢失去,我还能在晚年坐在和我同名的黄牛身边,静静的回忆吗?还是被回忆击倒?我没有定论,我不知道自己会如何选择,这是否是命数我也不敢不愿考证。那么关于北上广的梦想呢?一定要去大城市打拼吗?一定要考研吗?一定要找一个谦和上进的男生进入围城吗?我在安逸的川蜀,我去做义工,追随一个流浪诗人就不是活着吗?太多的问题,每次重温我都会陷入狂乱与纠结,活着。

       然后我又阅读了《第七天》。同样的狂乱与纠结。那时面临高三的我开始犹豫我要去一个冷漠的大都市吗?多么冷静现实的笔触——卖肾为满足女友虚荣心、相貌不般配的夫妻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强制拆迁......他太真实了,我觉得就是现实,是一个残忍的回忆。那时的我甚至想象不到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世界太大太复杂,不是我想象的王子与公主的童话,也不完全是洒满爱的人间,有丑恶和扭曲,有在底层挣扎的人,有暗无天日的矿工和失独的晚景凄惨的母亲,不仅仅是月光与玫瑰。

       《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战栗》、《世事如烟》等等都是可以重构价值观的书,由于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赘述,但是,每一本都值得于都七八遍,都值得你含泪或痛哭。想来,也是时候考虑活着的问题、考虑真实的世界,走出来,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