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大学语文课程互动教学中心

大学语文教材提到春秋从王到大夫到卿、士都是宗法制,学生对此有几处疑惑

1510656 2018-06-09 16:44
最近在阅读大学语文课本,有几处疑惑,敢请指出。
1.《礼记-大学篇》导读认为:“在先秦封建社会里,天下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王之天下。”而学生翻看《孟子-万章上》,上面提到:《詩》云:‘普天之下,莫非;率之濱,莫非臣。’而舜既為天子矣,敢問瞽瞍之非臣,如何?” 曰:“是詩也,非是之謂也;勞於事,而不得養父母也。曰:‘此莫非事,我獨賢勞也。’
孟子说这首诗是讽刺周王赋役不均,而非强调天下为周王所有。学生不知此处应当如何取舍.
2.导读认为:“国是’天子建国‘的诸侯之国,家是’诸侯立家‘的卿大夫之家。“又认为:”从王到诸侯,从诸侯到卿大夫,靠着宗法的关系,构成了利害相关的统治网络,构成了等级金字塔的上层。
而学生翻看《孟子- 告子》,上面说:五霸,桓公為盛。葵丘之會諸侯,束牲、載書而不歃血。初命曰:‘誅不孝,無易樹子,無以妾為妻。’再命曰:‘尊賢育才,以彰有德。’三命曰:‘敬老慈幼,無忘賓旅。’四命曰:‘士無世官,官事無攝,取士必得,無專殺大夫。’。
而朱熹《四书集注》亦注解:”士世禄而不世官,恐其未必贤也《春秋-公羊传》提到:”夏四月辛卯,尹氏卒。尹氏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尹氏何?贬。曷为贬?非礼也。“
《礼记-郊特牲第十一》亦提到:”天子存二代之后,犹也。不过二代。“
《礼记-王制第五》:”大乐正论造士秀者以告于王,而升诸司马, 曰进士。 司马辨材,进士贤者以告于王,而定其定然,任,位定然。“
这样看来,西周时期士大夫皆是选贤任能而得,而非所谓”世卿世禄“的宗法制?而课本说先秦时期靠宗法制维护统治,学生迷惑。

3.导读认为:”至于大学,则是’国子‘即贵族子弟接受治术教育的学校
而学生翻看朱熹《四书集注大学序》,上面提到:“ 三代之隆,其法寖备,然后王宫、国都以及闾巷,莫不有学。人生八岁,则自王公以下,至于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学,而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及其十有五年,则自天子之元子、众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适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学,而教之以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此又学校之教、大小之节所以分也。
则朱熹认为大学非贵族子弟所专有,民间俊秀亦可参与。
《论语》: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犁,利之反。骍,息营反。舍,上声。犁,杂文。骍,赤色。周人尚赤,牲用骍。角,角周正,中牺牲也。用,用以祭也。山川,山川之神也。言人虽不用,神必不舍也。仲弓父贱而行恶,故夫子以此譬之。言父之恶,不能废其子之善,如仲弓之贤,自当见用于世也。然此论仲弓云尔,非与仲弓言也。范氏曰:“以瞽瞍为父而有舜,以鲧为父而有禹。古之圣贤,不系于世类,尚矣。子能改父之过,变恶以为美,则可谓孝矣。”
则孔子亦以为选人不限出身。所以学生此处亦存疑。

4.导读认为:“更有强化其统治的根基,巩固其自身的权利的意图在”。学生谨问,中文权利源于英语right,是民法概念;权力源于英文power,是公共政治概念。如公民权利,公共权力。而此处更像公共政治,用权力似乎更妥?用利益亦无妨。

5.导读强调西周“贵族”,而学生翻看先秦典籍,未见“贵族”二字,“贵族”一词最早可在《史记》中找到:

《史记之高祖本纪》:九年,赵相贯高等事发觉,夷三族。废赵王敖为宣平侯。是岁,徙贵族楚昭、屈、景、怀、齐田氏关中。

大约说是战国末年之事。

其他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