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大学语文课程互动教学中心

第二堂课感受

1510831 2016-11-01 16:35

回顾:从《我有一个梦想》提到了好的文章的影响力的重要因素。对于演说文要有观众意识,演说文不等于自说自话或是什么现代艺术作品,这些现代艺术作品从啦没有奢求大众性的理解,而是一个圈层性的,放弃了对话的印象力。

哲学的语言性转向是哲学的第三次转向,语言处于社会文化中十分重要的地位。所有的文字实际上比语言要产生晚很多很多年。人类可能是唯一具有符号性思维的。


如今我们在追溯历史,唯一能通过的东西就是这些图像图片,然而他们真的就是我们当时全面的记录吗?当然不是。言说者,把语言符号组织起来的过程,就可能产生不同的奇异的结果,每个个体都有对于事情不同的视角。语言的简单的调配,就产生了不可描述的效果。有人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选择史,都是以我们如今的观念来理解古人的事情;法国哲学家福特说,一切历史都是被权力包裹的话语。它不过都是指向我们以为的方向。历史文本不是绝对的真实,而又是我们追溯历史的唯一线索。原来我们的对于历史的信仰是不可靠的。中国人喜欢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然而现在我们发现,历史是有选择的余地,没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然而每个人都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进入现代文化以来,我们传统所信仰的,以为永远不变的东西,突然在语言文化的分析中瓦解掉了,我们必须选择我们所信仰的。对于人来说,如果有一个既定的信仰,会更轻松。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选择, 不管是下意识的还是主动的还是放弃了选择,都是一种选择。

在所有的历史的状态下,权威瓦解之后,什么是正确的?我们还有必要求真吗?这是现代人的困境。在一个多元化的环境下,我们如何选择,选择的依据?这里分两点:一个是逻辑性,一个是可验证性。没有绝对真理,当我们面对纷繁复杂的各种言说,,所有的表述如何选择?内在的逻辑是严密的,是可以验证的,反复重复的。所有自己称之为自己是科学的东西,是随时准备接受错误和接受修订的,这才是“科学”的东西。不可讨论,不可争辩,不可修正,或者是一种神秘体验,都是伪科学的范畴。


煽情——情感经验的认知。是通过我们一边学习,一边把这些情感和词汇关联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把学习到的词和自己特定的情感感受相互联系起来,我们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有一个的语境,不明晰的情感惊讶通过语言的学习清晰起来。进一步通过经典的话语表达来固定为程式化的准确的传达情绪的方法。


修辞,有两种层次的修辞:文字使用技巧方面的修辞和语言行为方面的修辞。人类是唯一拥有修辞行为的种群,它和语言是伴生的。当它变成一种修辞的语言行为时,这种语言表述的背后具有格外的意味。不在于问了什么(“吃了吗?”),关键在于友善的情感的传递。修辞背后往往隐藏着人和世界的关系的架构感。例如,林黛玉一进贾府,王熙凤说“这不是个嫡亲的孙女么,一点都不像个外孙女”,这段话后面隐藏着,一是孙女比外孙女的关系是不一样的,家族的亲疏关系已经映射在里面了。语言交流结构:第一个是把符号进行编码的过程,字词意义、修辞意义、实用性、文学性,到解码的。文学作品是偏向于语词表述背后的意义,并不在于文字本身和实用性的区别,而是背后传达的情绪。语言的修辞功能不要小瞧,也不要简单的理解为本身的文字使用。“我有一个梦想”,而不是“我们有一个梦想”,以个体的声音说话,而不是作为代言人,这就蕴含了两个社会的关系。


艺术的功能。李商隐的诗作,我们不知道到底要表述的是什么,而是这一连串的文字符号刺激我们,带给我们旁观,以另外的角度去观看,从现实生活中抽离开来。艺术最低的社会功能是给大家一种宣泄和刺激,第二是营造一个世界让我们去旁观,旁观的过程中,你说喜欢的艺术作品和你的价值观念是同相的,起到了对于价值观价值体系的支撑。我们看文学作品中自然地投射,让我们在现代世界里不那么孤独,“有人和我想的是一样的,我的声音被说出来了”。可以分别把自己的性格特点投射到不同的角色中。从中解码体会,接受,在艺术品虚构的世界中去反思,真正好的教育,不是告诉你怎样做是对的,而是提出一个好的问题,越好的问题永远是一堆问题。先锋性的作品,所表达记录的往往是社会中最激烈的问题。艺术语言:在艺术创作的时候,在语言“寻找”的过程中,帮助我们找到属于我们个体的、能够表明我们个体存在的一种本真、鲜活、珍贵的个体生存体验。


语言的陷阱。自古以来便有“言不尽意”的说法,佛祖“拈花一笑”的典故便说明了这个。佛教的精义不能通过语言完全传达。语言行为有两个向度,一个是克服语言与意义之间的鸿沟,一种则相反——伪表述。“狗屎化效应”,这种由高明到狗屎的过程为衰减效应,这是无法杜绝的,但是不能因为存在这种效应而停止对于真理的追求。——王蒙《“狗屎化效应”与真理追求》。语言暴力:“狗屎化”——语言“贬值”的三种原因:流通中的自然贬值即审美经验的日常化,语言战争语言暴力、官话套话。语言的陷阱二,是语言可以主宰我们。警惕语言使用中的“教条主义”。生搬硬套——命题的有限性;既定的表达,代替了真实的情感表达。


语言表述和权力关系:每一种表述背后都隐藏着社会的价值观念和权力运行结构,隐藏或者遮蔽,我们要看到语言的背后是有一种社会或者权力关系所在的。语言其实是在遮蔽现实背后的真实的社会关系——合法性。有些事情合法性不足或者威胁到合法性的时候,小细节也会成为威胁,变成一个大问题。语言背后就会有种种的社会关系。为什么需要关注语言的陷阱?——看到语言背后?防治语言对于合法性的遮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假话、大话、空话。认识不到语言背后的文化价值体系,就会被限制而教条而麻木。名与实、言与实之间的差异越大,社会共同价值的崩溃的速度就越快。例如,社会结构的调整导致我们称谓系统的混乱。


语言哲学

海德格尔曾说,语言是存在的揭示、澄明、到达。语言是存在的家,人就居住在这家中。我们的经验,没有能够超越语言表达之外的。哲学最早的阶段是本体论的哲学,随着研究的加深,大家会提出问题,我们要知道到底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首先应该有一个合适的工具。这就过渡到了第二个转向,人通过什么来认识世界。我们和世界之间隔着我们自己的个人经验,我们该如何认识个人经验,工具就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但是它和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是一样的。基于认识来了解背后发生的事情,发现踪迹再去探索。以人的认识为研究的中心。这个过程中,最主要的工具——语言,就呈现出来。语言学,慢慢也侵入了哲学的领域。我们所有的语言表述都在两个层次上展开,一个是横向的线性的层次线性的组成关系,一个是横向的可以被替换的。最后形成了语言的基本结构。在同一个位置上具有同样的功能。结构主义,寻求文化的基本结构。后来发现没有所谓基本结构,而是一个网状的结构。从纯粹的语言语法的研究侵入到哲学领域的研究。今天的哲学在很大程度上通过语言学对语言现象的分析而延伸出来的问题。语言一部分是我们的家,另一方面又是一个囚笼,限制我们的思想。